诗词赏析

中国百人一首歌牌《诗经》作品其二,《邶风•

  中国百人一首歌牌选择了四篇《诗经》作品,这是其中的第二首。选择这首的原因很简单粗暴。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基本上中国人都知道吧,虽然“说”是读“yue”还是“shuo”,众说纷纭。但一点不妨碍它的经典。大部分人单独看着两句诗,以为这是一首“爱情诗”,实际上与其说爱情,不如说是“战争诗”。中国百人一首中有十二首军事题材的经典古典文学作品,这首《国风•邶风•击鼓》是其中的第一首,在此赏析这首《诗经》名篇。
 
  《国风•邶风•击鼓》《诗经》
 
  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 
  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 
  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 
 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 
 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  《国风•邶风•击鼓》简介
 
  《击鼓》是首反战诗。它通过一个远征异国、久戌不归战士的口,控诉无休止的兵役给人民带来的灾难:它使人民有家难归、夫妻分离;也使战土们掉思恍惚、忧心忡忡。
 
  这首诗在结构和手法上有不少独到之处。结构上,它基本按时间顺序,写出被迫南征的兵士在出征前、出征时和出征后的复杂心理和行为,其中又插入回忆,形成往事与现实的强烈对比,在结构上形成顿宕。同时,在叙事之中又间以抒情,在情感上又形成波澜。尤其是最后一层,完全是直抒其情并皆以“兮”字结尾,我们似乎看到一个涕流满面的征夫在异乡的土地上,对着苍天大声呼喊,对着远方的亲人诉说着内心的思恋和苦痛。另外,这虽是一首谴责统治者战争政策的诗,但在表现手法上却较为含蓄。当我们读到这位征夫竟然羡慕那些留在国内整运土筑城的役夫时,谁能不留下苦味的笑?特别是第三层通过马的失而复得这个典型细节,把这支远征军的军纪涣散、疲于奔命,主人公的内心酸痛,神思恍惚表现得异常形象生动。这样的一支部队,这样的一种精神状态,还会有什么战斗力呢?所以它也是对统治者穷兵黩武政策的有力嘲讽。(陈友冰内容改编)
  中国文学史小知识:赋比兴
 
  《诗经》的三种主要表现手法,赋:平铺直叙,白描其物象。如《国风•邶风•击鼓》中“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”比:类比,比喻。如《《国风•魏风•硕鼠》》中把剥削者比喻成大老鼠。兴: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,如《国风•周南•关雎》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。以河洲上和鸣的鸟儿兴起淑女是君子的好配偶。兴的两种事物在意义气氛有相关联的地方,有时不不容易与比区分。如《国风•周南•桃夭》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既可以理解为兴,也可以理解为比,将出嫁女的美好身姿比喻成妖娆的桃花。
 
  中国竞技歌牌网原创发布,2019年4月26日,转载需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higepai.cn/sx/1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