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赏析

中国歌牌百人一首《诗经》作品,《王风•黍离

  中国百人一首歌牌选择的四首《诗经》作品,这首《国风•王风•黍离》是其中的第三首。这首诗虽然没有入选过教科书,但国人大多是接触过,其中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”估计人人都耳熟能详。歌牌也确实节选了这两句。在此赏析这首经典《诗经》作品。
 
  《国风•王风•黍离》
 
  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 
  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 
  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  这是一首凭吊故国的诗作。全诗三章,每章十句,只在每章的第二句和第四句调换六个词语,其余句子三章完全相同,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叠章重复形式。方玉润说:“三章只换六字,而一往情深,低回无限。”(《诗经原始》)它在艺术表现上的最大特色是取象简明,以描摹人物心理神情见长。
 
  诗的主人公是东周王朝的一位大夫,他于东周初年来到西周首都镐京(今陕西西安),只见往昔巍峨的宫殿,繁华的街市,乃至熙来攘往的人群都已荡然无存,眼前是一片茫茫田野,长满了茂盛的黍稷禾苗,不禁悲从中来优伤不能自已。作者舍去断壁残垣、花树虫鸟等等景物,只撮取“彼黍离离”这一典型物象,其宫殿废圮、满目荒凉之状便宛然可见。
  人物形象上,突出人物的心理感受。以中心“摇摇”、“如醉”、“如噎”数语来状写。“摇摇”是心摇荡不宁、神思恍惚不能自持之态;“如醉”是因忧思加深而魂神飞逝、如痴如呆之貌。“如噎”则是优伤到极点,气逆不能呼吸之状。词语的变换,恰切地烘托出忧思伤感不断加深,最后凄怆僭侧五内俱崩的心理状态。
 
  而“苗”、“穗”、“实”三字的变更,除了分章换韵的需要,也是意在以禾黍逐渐成长的过程,象征层层深化的心理活动,再加上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”的反复咏叹,更是回旋往复,无限哀婉。不必精雕细镂,贵在写境传神。诗人踽踽独行,茕茕徘徊,步履沉重、悲痛绝望的形象已是呼之欲出。最后呼号问天,欷欺欲绝,悲怆之情达到最高潮。(徐定祥)
 
  中国文学史小知识:重章叠句
 
  重章叠句是诗歌的一种常见手法,有回环反复的表达效果与音韵美、意境美、含蓄美。
 
  这首《国风•王风•黍离》,共三章,三章的诗语基本上是重复的,只是换了个别的字,叫做章的重叠。这种乐章的重叠是民歌的特征之一,便于记忆又有反复咏叹一唱三叹之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