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赏析

中国百人一首竞技歌牌诗歌,汉乐府《长歌行》

  汉代词赋繁荣,文人好诗不多。汉乐府民歌来源于民间,以其深厚的社会内容和民歌独有的风貌,填补了汉代诗歌的空白,大放异彩。
 
  周代制礼作乐,《诗经》保存了一批民歌,汉代设置乐府机构,保存下了第二批民歌。乐府诗有其曲调名目,也有其体式特点,后人演乐府题做诗或模拟器体式,也称乐府诗。李白便擅长乐府诗,其代表作《将进酒》,是沿用乐府古题创作的一首诗。杜甫也有乐府体诗,如《兵车行》。
 
  中国百人一首歌牌选择了两首汉乐府诗,《长歌行》和《江南》。本文简单赏析《长歌行》:
 
  汉乐府《长歌行》
 
  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
 
  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。
 
  常恐秋节至,焜黄华叶衰。
 
  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?
 
  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
  《长歌行》简析
 
  前面提到《诗经》“兴”的写作手法时,提到“兴”有时候与“比”不容易分开,实际使用时往往两者兼有。这首汉乐府诗《长歌行》便是如此。以“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”起兴,也是以其与人之少年做类比。人的青少年就像茁壮成长的植物一样,欣欣向荣,享受着最美好的阳光,当然其他生物也是如此。
 
  “常恐秋节至,焜黄华叶衰。”自然规则无法逃避,秋节来临,北国的树叶终将凋零,花草终会枯萎。百川东到海,绝无西归日。人生亦是如此,青春难再得,光阴买不回。
 
  汉乐府大多来自民间,汉代民间已经有这种深刻而单纯的思想,不得的令人感慨。但更令人感慨的是生物都知道不违时令,但灵长类的人类却常常做违背“时令”,荒废青春的事情。该成长的时间里不成长,是对时间和生命的亵渎。